怀念大海

我曾经在海边了十二年,在那里,我度过了无拘无束、天真烂漫的童年,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。后来,告别大海,回到了湖北老家,往事历历,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,我怀念海边的生活,怀念大海。在海边,我家屋后是一片宽阔的海湾,沙滩被海浪冲成了一个弯弯的月牙型,正午,太阳当头,照在沙滩上,金光闪烁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秋收

秋天的音讯是头顶上北来南往 哦哦 啼鸣的雁群唤来的。凌空扑翻竞飘的羽翅斜行横阵,赶退着南遁的暖流,招来了步步紧逼的朔风寒气。秋天,就这么来了。天空高旷,蓝澈、清透。云朵洁白秀柔,好似天际里牧养着的一群绵羊,正在风儿吹彻下地走蹄移步。要是登上村子后头家子山巅,极目远眺,就会看到高天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20元

2008年高考结束以后,我在家乡一条名为振兴路的十字路口找了一份暑假工 洗车工。洗车行挺大的。老板是一个三、四十岁的男人。车行有个50多岁的女人专门做午饭。有一个奔三的师傅。有一个学徒。有两个暑假工,一个是小X,一个是我。我们每天早上七点就开始工作了。车来了!先用水枪喷水,然后放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穿衣的记忆

小时候,因为兄弟姐妹多、家里穷,穿衣竟成了我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印记。记得那时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穿新衣服。每年农历大年三十那天,我都会穿上新衣服到外婆家拜年,每次外婆都会夸我的新衣服又得体又漂亮,说得我心里总是美滋滋的,加上几位舅舅、舅母又都送给我大红包,我那时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冬夜雨雾中的未名湖

冬夜凄冷,又下起了小雨,四处飘浮着雨雾。这样的鬼天气,许多人都会选择缩在家里,或者干脆钻进了热乎乎的被窝里。近来,我因为琐事缠身,诸事不顺,烦闷,正想趁着天寒地冻、行人稀少的夜晚,出去透透气,冰冷一下一整天发胀的头脑。来到离我家不远的华南理工大学校园内的未名湖,只见湖面已被雨雾笼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一担粉条

那年节前的那场大雪下得真大,从年二十八午后就开始下 盐粒子 、飘雪片铺白,扬扬洒洒一整夜,直到第天早间都还没有要停的迹象。窗透雪光映亮室内,雪花碰玻璃 嘣嘣 细响,麻雀在檐下扑楞翻飞,门吊子敲击扉板 有声,风吹桶滚 咣当 撞墙。母亲起床后料理开早饭,先听到水缸里 嘭嘭嘭 砸冰取水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2020春雪

2020年2月中旬,连着几天都是阴雨绵绵,这一天下午忽然下起了雪。在这个时节下的雪,是春雪。俗话说, 春雪如跑马。 就是说雪下到地上,像快速奔跑的马那样,转眼就化了。不过,这两天北方来了寒潮,气温降到零度以下,春雪没有立即融化,积存了起来。宅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,感到,在阳台上春雪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天涯日又斜

春日在天涯,天涯日又斜 。当树木将要看不到自己长长的影子的时候,我掸了掸粘在袜底的枯草,穿上鞋子,从草地上站了起来,将落寞和忧愁装进轻便的行囊,抖抖肩膀,忍不住抬起头来,再看一眼西下的夕阳。夕阳还是有点耀眼,我眯了眯眼睛,算是和夕阳作别,结束了近两个小时的苍穹为屋顶的负氧呼吸。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夜游上海

迎着扑面而来的风,点点星光,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延伸延至天边的光,我们来到了上海外滩。打车来到黄浦江边,整条街到处人山人海,除了我们黄皮肤、黑头发的中国人,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国友人,真是热闹极了。我多想拥有哆啦a梦的竹蜻蜓,能够穿越人潮,去那繁华而美丽的外滩夜景。费了九牛二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春来,风暖枝头(抗战疫情,中国,加油)

春天,好似都是一样的,遍地嫩嫩草芽,枝头点点新绿,柳树做着以往的领先者,继续 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 。鸟儿忙忙碌碌,也毫不示弱, 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 。早早地赶在春天的集会上。万物复苏,处处是一番热闹的景象。春来,风暖枝头,这就是春天该有的模样。前几日,洗过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蓊郁缠绵咏春风

清冷的春雨零落了一夜,呼啸而过的北风终于停歇了。太阳还没有来得及出来,瑟缩的枝条已经凝固在湿冷的夜色里。无端游来的春风盘桓着,打破了这许久的沉默是金。多么想无视这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纤细而绵密的树网里是那沉闷而亢奋的春雷。压抑不住的沉闷气氛,总是心不在焉的诉说着什么。潮湿的心里似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落花时节定逢君

编辑荐:我设想,外面的每一缕阳光有多温暖,我也不奢望,能懂得外面的每一处春光,我只坚信,落花时节定能与君相逢。还记得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我和你没完没了的聊着。闲话家常,诗和远方,还有其他。后来,我们又聊到了去过的和还没去过的,想去和必须要去的地方。我们摊开回忆,寻找憧憬。电话那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