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芭茅草

今天,是二十四节气的小雪了,冬渐渐变深。故乡的芭茅草,应该开始变黄,叶子也慢慢变硬了吧。一岁一枯荣的芭茅草,已经到了枯的季节,白色的花穗失去了生机。这时,北风带着呼呼寒气,在芭茅丛中穿来穿去,发出刺耳的沙沙声。风携着像白色小降落伞似地芭茅花,无意识的漫天飞舞,似乎在寻找新的生息地。

屋后的小径,经过一片小竹林之后,就开始慢慢上山。山道两边有一层层的山地,地埂上长的全是芭茅草。这条山间小径,是我上小学时,每天的必经之路。这些芭茅草,每年总是在我的眼前发芽、生长、开花、枯萎。它们的喜怒哀乐,也总是毫无保留的,一次次展现在我的面前。

春,一场雨之后。东风柔柔的拂着大地,空气湿淋淋的,芭茅草的嫩芽,看到看到就冒出来了。鹅黄色的草芽,每天渐长。早晨草芽尖尖上顶着晶溶的露珠,迎着初升的朝阳,似乎能感受到芭茅草的欢笑。有时,甚至忍不住走到芭茅草面前,蹲下来用手指沾沾芭茅草尖尖上的露珠。再放到舌尖上,感受那一丝甜甜的滋润,和芭茅草一起共享春露的甘甜。

夏,烈日炎炎,芭茅草已经长得有我的两倍高了,芭茅花也冒了出来。放学回家的路上,总喜欢坐在芭茅草下乘乘凉。有时还闭着眼睛,听风吹着芭茅草的沙沙声音,感受着芭茅草舒心的清唱。

期末考试之后,放暑假了。芭茅杆就成了我们玩耍的道具,浓密的芭茅丛就成了我们玩游戏的战场。

玩战争游戏,得先用芭茅秆做一把手抢。做法很简单,用一段较粗较长的芭茅秆,从三分之一的地方折成九十度,长的一方是枪管,短的一方是把手。以此类推,第二根靠抢筒的一端稍短点,靠把手的一端与第一根一样长,第三、四根的长度是把手一端的两倍,再从中间折成九十度。接着再用撕成小条的芭茅叶,细心的绑扎好,一把与盒子炮有几分相似手抢就做好了。

接着,再选一处地势起伏不定,芭茅浓密的地方作为战场,游戏就可以开始了。战斗开始之后,参战人员用手枪瞄准着对方,嘴里不停的发出 哒-哒-哒- , 砰-砰-砰- 的声音,手上同时做出击发扳机的动作。一场激烈的枪战游戏就此拉开了序幕,一直要玩到精疲力尽,游戏才算结束。

秋,是芭茅草最美丽的季节。秋风送爽,芭茅花盛开。那一片片白白的花穗,在秋风中摇摇摆摆,显得是那样的惬意而舒畅。想想看,假如这时你站在芭茅从中,芭茅花受秋风的驱使,温柔地轻轻拂着你的脸颊,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享受啊!

转瞬之间,几十年过去了,还常常记起故乡的芭茅草,睡梦中也总是忘记自己已是古稀的老人了。和小伙伴们玩着游戏的一幕幕画面,还不时在梦境中重现。

随机推荐: 影雅insignia 淘宝怎么返利 淘宝优惠网 邻家小惠 淘宝购物券和优惠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